等爱滴不一定是狐狸,也有可能是蛾子

大清早
花盆一角鲜艳夺目地开着一支花
婆婆说这叫蟑螂花
我说这个盆里从来没种过这种花啊
婆婆说兴许是换盆时掉落进去的一个小小根茎吧
我仔细地看着这朵花
花杆是如此新鲜柔嫩
花朵是如此娇艳可人
在谁也想不到的时候准确地开出一朵花来
是何等的惊喜啊
我不知道这块小小的根茎是何时掉落进去的
但我知道在这个被我们漠视遗忘的花盆里
小小的根茎一点点积蓄着它的养分和能量
等着它爆发的那一天
我们偶尔地浇一次水
对它来说这是一次宝贵的积累养分的机会
渐渐地
它攒够了爆发的力量
在我们所有人的惊愕中
它小心地悄悄地淡定地从容地开出一支花
它不想惊动任何一个人
但它却惊动了我整个世界
我想成功的受人尊敬的人也是这样的吧
沉稳地积累
低调地爆发
那就是一种震撼
一种让肃然起敬不能忘怀的人格震撼

一只孤独的蛾子
停在墙上
不知道它在等着谁
不知道它在想着谁
只是一只孤独的蛾子
落寞
从容
淡定
一动不动地就这么停在墙上
它在我眼皮底下就这么安然地过了一天一夜
我却不想消灭它

可怜的蛾子
多么像等爱的女人啊

PS:今天发现这只蛾子死鸟,尸体落寞地躺在地上,到死也没有等到它爱滴那只蛾

还有

这么漂亮的花竟然叫蟑螂花喔喽

不过据说这个花真名叫“彼岸花”

黄泉路上唯一盛开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