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内外—解剖我自己

镜子内外,解剖我自己!如果坛子里有心理医生的,麻烦仔细看看我下边的字!

故事的开头,肯定是主人公介绍,那么开始吧!

我先说,可是我不知道我该把自己叫什么,那么先说静子吧

静子:心里年龄起码35岁,至少我一直这样认为的,她肯定比我身体的年龄要大!她冷漠,安静,固执,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谁也拔不出来,忧郁的过着30年,如果说一年有365天,那么我想她应该366天都是沉默着的!她不会说话,笔和文字就是她的嘴巴!这就是我心里的那个我以为了解的静子!

接下来,该我自己了,既然静子这个名字让给她了,那么我就叫小猪猪吧,单位的那些比我小的多的孩子都喜欢这样叫我,他们说我一点也不象30岁的女人,最多学校刚毕业,那时我就会对他们狂叫!我,猪猪,性格开朗,粗心大意,是个急性子,不对,是个急急急性子,同事说,怪不得你生不到儿子,全是给你急的!我还是个大嗓门,我妈说了,如果我在家里说一句话,房子后的大马路上都能听到,问题是,从我家到后马路,中间隔了2幢房子!同事也说我声音响的不得了,一进我们办公室就能听我说话!而且我还容易凶人,其实,这我要说明一下,其实我不凶人啊,但是说话声音一大,就好像在凶人,真是冤枉啊!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同时存在在我的身体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叫人格分裂,因为原来看过张卫建演的一个电视剧,就是说,他身体里有两个人,一个特聪明一个特傻!那么我身体的两个人,一个是特沉默,一个特开朗!

人物说完了,那么接着该各自陈述观点了!

静子:我想我和猪猪应该是孪生姐妹,只是人家各自有各自的身体,而我们共用了一个!总是看到双胞胎的性格一个很内向一个很开朗,我想我们也是这样的!我习惯黑夜,喜欢黑色中的一切,喜欢黑色的衣服,喜欢简单的牛仔裤!猪猪喜欢裙子,喜欢那些小女生的东西,可惜的是,那些粉粉的玩意儿,她每次只是买了,从来没有用过,原因很简单,她是个太在意人家看法的人,家里人一说不好看,她基本不会再去碰了,真是浪费钱,其实,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身体不适合穿裙子,可是她还是要一再的尝试,看看镜子里那个她啊,一半带着我的影子,看来怎么都不适合她想要的可爱了!

猪猪:静子太冷漠,于是我一直想要跳出她的影子,她太安静,我就喜欢走路一跳一跳,女儿说我象她JJ,我喜欢粉红色,不要看我的身体,我想我的性格还是适合粉红色的,我喜欢对着视频做可爱的动作,我喜欢生气的是撅着嘴巴,脸上写满了不服和委屈,让身边的同事,朋友一看就知道今天猪猪心情不好,最好少惹她!静子从来不把不快乐表现出来,她不开心就是沉默,半天打不出一个字来,鬼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时,我就把自己靠的远远的,直到她又莫名其妙的自己恢复过来!

猪猪:静子喜欢写,喜欢写好多她脑袋里的东西,至少网络上那么多的字都是她码出来的,跟我无关!可是我喜欢聊天,喜欢在人群中让人注意,至少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我喜欢玩,贪玩,和朋友逛街的时候,我会一路笑着跑,QQ上加我的人应该一开始认识的全是我,而不是静子,静子懒的说话,她最常说的就是,恩,哦!我想她现实里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楠,只有楠才受的了她那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的聊天!

静子:猪猪是个孩子,从20岁到30岁,我一直都怀疑她根本没有动过,我们的身体成熟了,可是她还是那样,老妈总是说我怎么养都养不大,这是说她的!不过,不得不承认,猪猪的健忘让我躲过了很多伤害自己的机会!猪猪太开朗,不开心的事情绝对不会过夜,也许今天晚上她还在生气,气的咬咬牙,哭的哗啦哗啦的,第二天的太阳一起来,她就忘记的一干二净了,而我却总是记着,记着那些痛苦的事情,想着最多的就是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猪猪能够在我们的身体昏迷后醒来的一瞬间对着天空傻笑,好像那一仗她打的不错,而我只会想着,我怎么就醒过来了呢!不醒该多好,我和猪猪都解脱了!

猪猪:我的性格适合男孩子,所以我的朋友全是男人,直率,对于和男人交往,我从来不会去在意很多,虽然静子说,那会让人觉得你暧昧,暧昧就暧昧吧,无所谓的,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情!这个身体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嘿嘿,有人陪着,怕什么呢!我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谁怕谁啊,乌龟怕铁锤啊!哈哈,同事小舒那里盗来的,他们老喜欢看我说话的时候忽然用图纸打我的头,原因就是说我傻的可爱!真是服了,我30了也,好歹也有点规矩啊!

静子,我的性格是中性的,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女人,男人那是属于猪猪的,我喜欢女人,也许跟我聊天过的人,会知道我有点同性恋,拉拉的感觉,那是我不是猪猪,我知道,猪猪的大嘴巴说她自己是双性恋,其实不是,她是标准的小女人,而我却是个喜欢女人的人!爱过一个女人,爱的很深,只是她不当真,但是继续爱着!猪猪爱过好多男人,她是一年换一个,感觉对了就爱了,她很简单,简单的彻底!

已经写了两张纸了,停了,不管你认识的是我们中的哪个,都应该是我们同样的身体!

有医生的话,分析一下吧!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性格上的截然不同,也许也是件好玩的事情!